开局夺舍大长老 第001章 陈星河的怪病

作者:古剑锋 分类:其他类型 更新时间:2021-12-03

车队隆隆向前,距离北方那座孤峰越来越近。

大昌至真九年,白源郡,擎源派。

天地间一片肃杀。

修意门,天梯院,颜府等十三家门派组成联军,对骑在诸派脖子上的老大擎源派展开攻击。

“呱呱……”

枯藤老树昏鸦,一派夕阳晚景似乎预示着曾经的豪门巨派即将倒塌。

陈星河坐在马车上,遥望擎源派背后孤峰,微微皱眉之余思绪万千。

他十三岁生日那天加入点苍门,到今天正好过去四年半,月前开了第十三节龙脊,将将达到成为入室弟子的底线。

本来要择一良师登堂入室,谁想众多门派围攻擎源,点苍门不想蹚这趟浑水,奈何修意门和天梯院不允。

人在江湖身不由己!

门派也一样,两支令箭穿云而来,点苍门没有资格说不。

不但不能说不,而且还要你全力以赴!

四十七名入室弟子,十二位真传弟子,加上六名师叔师伯,几乎掏空了点苍所有人手。

这不,他陈星河运气不好,要是晚一个月突破,也不至于鸭子赶上架成为围攻大军中的一员。

“师弟在想什么?”好听声音传入耳畔。

“啊!师姐。”陈星河回过神来,看向轻纱遮面女子。

这名女子名叫罗婵儿,是点苍门与他最亲近之人,因为两家就在隔壁村,在外面说着同一种方言,所以天生觉得亲近。

就在陈星河想与师姐聊上几句的时候,忽然锐利破空声杀到,耳边回荡浑厚大吼:“敌袭!”

箭雨飞落!

罗婵儿“锵”的一声出剑,在马车上方交织成细细密密剑网,焦急对陈星河说:“星河你功力尚浅,赶紧进入马车躲避。”

“好!”陈星河绝不拖泥带水。

路上经历四场厮杀,虽然没有亲自出手,却让他充分认识到死亡的可怕,很多时候生死就在眨眼间,人命与路边草芥没什么区别。

“叮叮当当……”

箭雨超乎想象,擎源派能够威慑半个白源郡那么多年,又岂是任人搓捏的面团?

罗婵儿倾力守护马车。

她比陈星河大三岁,已经度过开龙脊关口,修入很多弟子羡慕的通明境,在江湖上算作三流高手。

不要以为三流高手很差,事实上有六成弟子终生无望踏入此境。

罗婵儿在二十岁之前修入通明境,如今稳固大半年,出剑之时已成剑影,证明她的速度很快。

联军乱了!

擎源派绝非弱者。

“杀!”

罗婵儿震惊,附近有埋伏。

只见一名男子高高跃起,在空中闪电般抽出四支雕翎箭,刹那之间只能听到弓弦响,看不到真实箭影。

“好快!”

罗婵儿心头一紧,不敢有丝毫保留,全神贯注施展点苍十三剑。

“叮……”

“不好,剑网破了……”

情急之下,罗婵儿只来得及稍稍偏移。

她险之又险躲避过去,可是身后就是马车,星河有危险。

陈星河确实有危险,雕翎箭已经刺破车壁来到面前。

“嘭”的一声,他伸出右手一把抓住铁制箭杆。

这支箭就像有生命一般,左右摇摆想要挣脱,然而右手好似铁钳将其死死钳制。

顷刻间,箭杆和箭簇变得斑驳不堪,就像放在水中锈蚀多年,若是有人看到这种情形肯定会觉得妖异。

“星河?”罗婵儿仍在抵挡箭雨,担心询问。

“没事儿,虚惊一场。”陈星河边掩饰异状边回应,他这右手貌似威猛,实则有病。

没错,有病!

怪病!

这里面有段缘由。

陈星河家乡有条小河胜产龟纹石,孩子们得空便去碰运气。

龟纹石类似鹅卵石,上面布满龟背纹,漂亮只是一方面,关键太乙门高价收购。

你想这种石头与钱财挂上关系,那还得了?不过捡的人多了,数十年下来龟纹石少得可怜。

陈星河九岁那年去河边溜达,没想到运气那么好,一脚绊出一块“大龟”。

等到用河水清洗干净乐得够呛,因为这块石头太漂亮了,龟纹经络闪闪发光,比他在地主家见过的龟纹石漂亮百倍。

谁知这块石头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当时天空阴云密布,他带着石头往家跑,“咔嚓”一道闪电劈下来点燃岸边一棵歪脖子小树。

第一道闪电差了几丈,第二道闪电精准劈碎手中龟纹石,陈星河差点儿丧命,昏迷三天才醒来。

至此右手手背与小臂出现龟背纹,时隐时现形成噬骨剧痛,只有以各种武器镇抚,才能熬过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发作期。

初时只需几件普通武器就能无恙,可是随着年龄增长,右手的胃口越来越大。

他爹陈老实原本想让儿子成为第五代账房先生,然而家里没钱治“怪病”,不得不把儿子送上点苍门,陈老实认为门派武器多。

武器是多,可是与陈星河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能熬到今天多亏了他家四代账房,帮着门中管理账目总能闪转腾挪报废几口刀剑。

这时,有人欢喜大叫:“撤退了……”

“敌人撤退了……”

攻击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罗婵儿收起长剑心有余悸道:“是擎源派第四真传,据说他的箭可追魂,四箭锁定绝无生路。”

“师姐可知道这第四真传是何境界?”

“通明境巅峰,准二流高手。”罗婵儿神色凝重警告道:“擎源派第十到第三真传都是通明境巅峰,如果你遇到一定尽力避开。唉,修意门和天梯院太强势了,此战本与我点苍无关。”

陈星河苦笑,他倒是想避而远之,奈何身后就是督战队,胆敢临阵脱逃或怯战,立斩不赦。

罗婵儿看到师弟的表情一阵无奈,点苍门这六十多人等同炮灰,能不能活着回去全看运气。

不多一会,车队停止前进。

命令传达下来:“酉时一刻布置大营,酉时三刻埋锅造饭,戌时一刻整备行囊,明日即战!”

大家听到命令出现一些骚动。

舟车劳顿十余日,来到擎源派只休息一晚就战斗,这份强度也太高了。

陈星河从马车上搬东西下来。

这辆马车算是门中给他的福利,因为刚刚成为入室弟子还没来得及学轻功,所以脚程比同门差远了。

当然,也不是所有同门都像罗师姐那样照顾他,就比如……

“小子,麻利点,吃完饭先帮我保养大剑。”二师兄陆天赐来到马车前,摆出一副霸道嘴脸。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